HCT春季总冠军Hoej:炉石生涯中最辉煌的一刻

欧洲预选赛的冠军Hoej再次击败Kolento,证明了自己的获胜并非一时运气,而是对卡组的把握和理解。

HCT春季赛上海站落下帷幕,欧洲预选赛冠军Hoej时隔一月后再次击败Kolento获得了春季总决赛的冠军,并也获得了来年年初参加世锦赛年度总决赛的资格。以下内容节选自Hoej在四分之一决赛和决赛后的采访,期间Hoej腼腆而又欣喜地分享了他投身职业炉石后的心路历程,以及他接下来的生活规划。

Hoej:这已经是我第二次来中国了,上次是去年的StarLadder。中国太棒了,观众很热情。有那么多人愿意来看炉石,而我们以前还拿它开玩笑。这么多中国观众来看比赛,感觉真的很棒。

在你八进四对阵CitizenNappa的第一局中,你在任务贼战胜铺场萨之后长出了一口气。那一局的胜负是否极其重要?

Hoej:那一局能赢下来非常重要,因为我的短板就是贼。我料到对手会首发铺场萨,因为萨满打我的每个卡组都好打,但萨满也是我的任务贼最容易跑掉的地方。

初生牛犊的CitizenNappa很像当年刚出道时的你,和他的这一战有没有勾起你的回忆?和那时相比,如今的你已经成为了受人瞩目的明星,这期间你的心态发生过怎样的变化?

Hoej:我直到赛前也不认为自己已经属于知名选手了。能晋级我真的非常高兴,因为要想待在炉石的圈子里就一定要不断地出成绩,否则就会被人忘记。能赢下这场贯穿全年的比赛,这无疑是我炉石生涯中最辉煌的一刻。

我认为这对CitizenNappa来说也是一个好的开始,现在的他就像是2015年的我一样。也许我们还能在以后的世锦赛上再看到他。他肯定是个优秀的选手。

Hoej:很难说……但就刚才打的来看,我确实觉得自己已身处最高水平的竞技之中了。

虽然你不觉得自己名气大,但你在构筑上的创造力一直声名远扬,无论是天马行空的各式德鲁伊还是宇宙术,直到现在快鱼骑里的死亡之翼和铺场萨里的巴内斯。你能谈谈这些构筑,以及为什么能不断创新的原因吗?

Hoej:在这个比赛之前,根据赛事历史我判断很多人会带控制卡组,于是我带了针对控制的快攻卡组。比如萨满里的巴内斯,它配合异变非常强,拉出一个1/1的深渊魔物就能多异变出一个7费怪。

而且我也不喜欢抄卡组,我喜欢自己把各种可能性都研究一遍,并时刻保持对环境的灵敏,不断进行测试。

回到你在欧洲区预选赛出线时,你的很多朋友都在社交网络上半开玩笑地说你终于抛弃宇宙术加入了快攻的怀抱,然后就立刻得到了回报。真的是这样吗?你是真的一下子转变了风格吗?

Hoej:2016年的时候我大量地玩控制,因为那时候的快攻内战拼不出什么高下,所以我觉得我得通过玩控制来打出和差一点的选手的差距来。所以我会为此去打控制,甚至放弃本来更强的卡组。结果效果并不好。

所以我现在更倾向于使用整体胜率更高的卡组,但我依然还会在天梯上经常打控制,和快攻相比,现在的我也依然更喜欢控制卡组。

Hoej:这个削弱是好的。到了一个新的拓展包,很多人会开始尝试新套路,结果要是有人用任务贼去各种收割,那种感觉不会好的。

在你拿到世锦赛总决赛的门票后,你接下来有好几个月的时间,已经想好做些什么了吗?

Hoej:当然,我回去后肯定会提高直播的频率。一般我是用母语丹麦语来直播的,但以后我会尽量多做些英语直播的。肯定想多贡献内容。

但根据很多人的看法和经验,开直播或做其他内容是会让你的竞技水平下降的。你会担心这点吗?

Hoej:不担心。我开了直播后会打得特别慢,详细地向大家讲解。其实我直播上打炉石比下了直播打得还要细,因为在直播上我得证明这个打法的正当性;而我不直播时我反而就……怎么说呢,偏娱乐,同时做其他各种事情。

Hoej:我要给我的队友Xixo和Surrender一个大大的赞,同时还要特别感谢一位名叫Twink的朋友,他在备战这次比赛时给了我很大的帮助——尤其是怎么打任务贼。我打起任务贼来总是不太习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